漂(六):梦(1)

回到客栈,夜已很深。 我推开窗,向窗外的世界呵了口气,然后脱下鞋,就“扑通”一声倒在了床上:躺着真舒服。 我很快就觉得现实的世界沦陷了。 眼前一片漆黑。 我觉得,我来到一个黑暗世界的中心,到处是黑茫茫的,没有一丝光亮。但是我不慌张,在那里静静地等,眼睛望向身右的上方。

继续阅读
漂(五): 莫辰(3)

“刚才在过小道的时候,你是不是在想你的心上人?”他望着辽阔的水面,问我。 想刚才我自我陶醉的样子一定很傻,我觉得脸很热,然后觉得耳根也很热。 他笑了。 我想到了老人们看到一对青年男女并肩而走的那种笑容。 我忽然对他的感情生活非常感兴趣。这么个古怪有趣的家伙,他的爱情会是什么样呢?

继续阅读
漂(四):莫辰(2)

看起来,今夜,莫辰的心情确实很好。于是我问他: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那晚你会在那里? “六个月前,我终于找到了梅山。然后和你一样,经历了一样失望万分和不甘罢休的心情。两个月前的那个晚上,是我最后一次去梅庄。我坐在那级冰冷的石阶上,思考我的未来。天下是很大,我却找不到自己的去处。似乎这么大的世界,不能有自己的一个天地。那时我很沮丧。刚好碰上了你。”他转过他来,狡黠地笑,眼睛似乎在说“真的很不巧”。

继续阅读
漂(三): 莫辰(1)

前边是一个池塘。我们沿池坐下。 宽广的湖面,像一头巨兽很平静地潜伏在绿得发亮的夜草里。水上泛着朦胧的光,飞舞着梦的气息――一轮圆月悬挂在水面下;池里似乎撒满无数的宝石,亮晶晶地发着光芒――无数的星星漂在水面眨着眼睛。一阵风掠过,夜草微微倾摇,吹开他遮住眼睛的发梢,我看到在水面反射的光芒里若隐若现的他的脸庞。他的眼睛,和我第一次和他相遇时已完全不同,那眼睛,很明亮,像极了今晚银白的月,黑色的瞳孔,使我想到没有星月的深夜――是一种无法捉摸的深邃。他的脸上透着一种高贵的坚毅,并有着一种不屈不挠的倔强样子。

继续阅读
漂(一):引子

(一) 那天,当我到达找寻两年的山庄时,天色已经发黑,星星们赶在去夜空的旅途中。 我终于来到这座恢弘的城堡下,它在暮色里已成为了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像是一张白纸里剪了形的底片,有着浅暗分明的黑色,却不能看清里面是什么。 我的面前有一层高高的台阶,安静地躺着。踩在上面,我听见了自己的脚步声。这里太安静了。好像是另外一个世界,而这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 不幸的是,我猜错了。当我走到台阶的尽头,在最后一级台阶的中央,坐着一个人。

继续阅读
刘岱的前世今生(十二):刮目相看

见众人已经到齐,我对绿衣女子招了招手,说道:吾适才听汝御敌之计颇有几分道理,请姑娘进来共议大事。 她一副不屑的表情,却掩饰不了那偷偷得意。 我们进议堂,左上座的袁遗军师此刻还在建业准备攻打吴的事务,此刻正空着,我想了想,请绿衣女子坐过来,但见众人面面相觑。

继续阅读
刘岱的前世今生(十一):转机

我待那位姑娘悄悄话完毕,对老者说道:老人家,汝等舟车劳顿,请稍作休息,吾会考虑汝刚才所言,此事事关重大,请容我和众军师商议。烦请稍等片刻。 老者双手抱拳,恭敬说道:闻刘大人一向礼貌周到,今日见之果然名不虚传,乃真深明大义之士。吾有外孙女,年芳19,自小爱舞刀弄剑,颇有谋略,对兵器建筑有些心得,如蒙不弃。。。。

继续阅读
写给激情岁月的我们

建议:晚上要休息的时候再看吧,不要影响工作,尤其是,请在看完颁奖大会后再看吧~ 其实夜已很深,大家打球了一个下午,又忙活了一整晚的煮菜,更聊了半夜的近代历史,想必早已是都在梦乡。我有些很坏的习惯,不过如果没有这些让大家操心的习惯,估计也不会有这些文字,我常常觉得,生活是矛盾的,站在矛与盾之间,我所想着的是,我要的是什么,而不是矛的锋利还是盾的沉重。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