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与生活一起

一个清晨

5点多的时候我妈喊我起床,6点多的时候我出现在菜市场,嗯,忘了带钱。 清晨的市场异常冷清,行人寥寥,几个摊主在忙碌,大家都不说话,这让我十分吃惊,和我想像中的早市十分不同。 少年时冬天的清晨总是会自觉起来晨跑和踢球,而现在没人叫唤我准睡到太阳晒屁股。真是越长大越不长进。 从市场回来烫春菜时居然加了生的葱根,嘴巴张大了半天自我安慰道日本人各种吃生,估计葱他们也是生吃的,好吧,这样想我释然了许多。 8:30,吃完早饭后终于感觉睡醒了,哦,我打这行字的时候,儿子跑过来跟我说,爸爸,我们去给小狗喂饭饭吧? 好,顺便…

继续阅读
无人的所在

四年前的春天我在四川的四姑娘山,天空正飘着小雪。我一直在南方生长,十几岁的时候有一个愿望,在一个温暖的房间里,照着橙色柔和的灯光,打开玻璃窗,可以看到一大片的雪花飘摇摇的掉下来。我见过几次地上的积雪,一直都很想去北方,我的高中老师告诉我说很多单纯的年轻人高考报志愿到哈尔滨也许仅仅是为了去看冰雕这样一个小小的心愿。我想去北方,确切地说是北京,因为那也是我们曾经的一个心愿。

继续阅读
水仙花开的时候

少年的时候,有一年春节在店门口给爸爸洗车,一早上来了好几个大人问我洗车一次多少钱,那时候总是很纳闷,难道我真的长得一脸洗车小弟像? 春节的时候,我开车去市场买菜,大部分店铺都关门了,只有洗车店的生意依旧红火,似乎有点明白为什么那个时候会有一些人来找我洗车了。

继续阅读
青春的落幕

如果要我把从少年时代一直走过来的日子称之为青春,那么我的青春应该是早已经结束。直到我开始意识到随着过去岁月里的那些人物与我已经越来越没有关联,而自己终于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不再因为某个人而试图去改变自己的时候,我才明白,过去的那些时光,只是海市蜃楼般的消逝罢了,这里面包含了,我曾经以为最珍贵的青春岁月,或许也包含了自己认真做的第一个网站吧。 感觉从来都是相互的,不需要言说,不需要确认,无论离开地多远,我都能知道这一点。

继续阅读
雨天的回忆

《火影》看了很多年,经典的场面可能很多,记得最深的却是在佐助和迪达拉大战后晓内部通知两人同归于尽后,鼬在雨天里仰头的那幅画。雨水顺着他的脸颊一直地淌了下来。 他的搭档鬼蛟说,虽然我不知道你这样冷酷的人此刻在想什么,可是从这里看过去,你好像在哭似的。 必须得承认岸本对鼬实在太偏爱了。 鼬死了以后,在我心里,《火影》便已经结束了。

继续阅读
雨中奔跑的人

我大概不会想到,在和当初一起踢球的足球队队长分别13年后,我们还会在一起,带着足球,开着车,去离家十几公里的球场一起踢球。 我大概更不会想到,在告别足球10年以后,我还会在足球场上和一些打比赛的业余球员一起踢球。 虽然刚开始体力真的好跟不上,动作完全生疏了,可是带着球晃着身体的快乐感觉完全没有变化,可以和足球一起奔跑的愉悦完全没有减弱。 于是非常开心,开心着还可以在跑道上继续慢跑热身,开心着在球门的最后一脚,也很开心可以遇到那些同样那样热爱足球的人们。

继续阅读
在海边的日子

很久以前,我很想去国外,想象我堂侄告诉我的那片西班牙的群岛,想象那里清澈的海水和爬着许多螃蟹的沙滩,我曾经以为这个梦想离我很近。 命运之神并未完全舍弃我,在过去的1个半月,我生活在海边,头上蓝天白云,我拨动手掌,打着脚,漂浮在海面上,望着美丽的天空。 两个月前,我打开谷歌地图,饶有兴致的研究着莆田周边的岛屿,在平海湾,我意外地发现一个离海岸只有1公里多的岛屿,名叫“剑屿”,我看过《荒野求生》的节目,在视频里面大海里的那些小岛屿令我印象深刻,充满着各种的未知令人兴奋,我跟弟弟说,要是有一天,我们可以开着一艘船…

继续阅读
世界的构成

在许多年前,当我还在梧塘旧街道的旧书摊上翻着科幻世界和探索这些杂志的时候,对于这个世界的如何形成与它的兴衰似乎就有了过早的兴趣。对于生存的这个世界在那时候的我看起来无比广阔的天地,我以为,是存在着许多奇妙和不可思议的事情的。 在我长大以后,我慢慢明白,这个世界的确是有着许多奇妙的事情和不可思议的生命的,只是,作为一个人类群体的一员,我又深刻地感受到,在由人群所塑造的许多的周遭环境里,空间其实是非常狭隘的。有一次我问我弟弟,为什么在西班牙的堂侄所告诉我们他们的生活是那么没有压力呢?弟弟说:在中国,如果一个人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