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旅行

那些我走过的路和经过的风景。

P1110028
孟外的那条黑狗(一)

我和CJY一路翻山过河,终于来到了孟外这个仿佛被遗忘了的原始村落。 客栈的老板热情地召唤我们前去住宿,是木房子,住的房子和地面用长木架着隔离,防虫蚁,房间前面的栏杆架着吊床,可以躺着看清晰的明月,一进房间就看到一顶大蚊帐和吊扇,有水龙头,CJY一边洗脸一边说,想不到这里还有电。出了房门,看到隔壁坐着两位金发姑娘,正在低声聊天,旁边放着自带的煤气罐,看来她们一路是自己搞定伙食的。

继续阅读
波密的早晨

和可乐搭车到波密的时候,离拉萨已经很近了,再过两天就能到拉萨了吧,雁子和罗斯现在在八一镇,就在我今天搭车的目的地。 波密给我的印象其实还是相当不错吧,也许不是波密有多么好,出来玩了这么一些时间,雪山,树林,大山,漫长的流水,各种眼神的人群,我都已经一天天看过,或许是旅行已经到了一定时间,而这个时间点刚好碰上了波密,这个我知道是通往墨脱,那个神奇和令人向往的地方的入口吧,想着我离墨脱原来已经是这样的近,近,我终于没有勇气进去,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些事情,是可望不可即的,一开始就注定…

继续阅读
波密的银河

2012的9月7号,我来到西藏的波密,这里曾经是我期待来到西藏的最大理由吧,准确地说,是弟弟告诉我西藏有个地方叫做墨脱吧,而波密就是墨脱的一个入口。 波密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个很普通的西藏乡镇,甚至在我的同伴告诉我一条很普通的土路说那就是通往墨脱的时候,我都无法感觉到名为震撼的感觉。 西藏的夜晚总是有点寒冷的,我在无意中抬头一看,看到了很多星星,布满天空,在这个到处充满光污染的世界里,这样的星空已经很难看到了吧。我最后的一次看到,好像是高中,但我想不可能更后面了吧。

继续阅读
一路搭车去拉萨(一)

2012年9月5号,按照原计划,我,雁子,罗斯应该是今天一起飞往拉萨的,可是从云南到拉萨的滇藏实在太诱惑人了,一路搭车过去那该多有意思啊。于是我成了罗斯口中的叛徒,一人从香格里拉直接坐大巴到了进入西藏的第一个县城-芒康。 在这辆载满了各路人马:做生意的,回家的,打工的诸多人员的大巴上,貌似居然只有我一个旅游的。我只好小汗颜了下,拿出笔记本,一边躺在卧铺上听音乐,一边看着有关西藏的各种风情和风景,看到很多人这样的评论:一直很想去西藏。我想,我已经在路上了,我已经不用想了,西藏就在我很近很近的地方了呢。 车开了…

继续阅读
四川云南旅行结束

当我,双脚踩在香格里拉古城片片相连的青石上之时,我感受着时光的流逝和岁月的变迁,又是一年了呢,完全物是人非了呢。 旅行时候的心情很多变,有时候是那样天真地热情,激动着,交谈着,感觉世界是那样的明亮,可以很简单的欢笑,有时候终究发现,无论走的多远,总是有一根遥远的线,还是追上了我的逃跑。出来走了8天,脑海里留下了一幅又一幅难忘的画面,每一幅似乎都显的如此弥足珍贵,可是最先想到的,却只是我骑着单车,在稻城的藏民的麦田里面闲逛的情景。

继续阅读
秋天的旅行,从重庆开始

很普通的一天,弟弟忽然和我说,今天原来是立秋了。我想起了高中时候秋天的那些心情,好像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了。想出去走走吧,这么好的季节,用来工作,太可惜了。 已经订了去的机票,这一次的目的地是稻城亚丁还有拉萨,当然,中间有经过许多地方吧,与我春天的旅游一样,我没打算去特别安排,随着自己的心意前往吧,想回来的时候,就可以回来了。

继续阅读
6.九寨风景(二)

来到一个特别宽阔的湖面,颜色非常多变,蓝绿为主,十分靓丽,湖水在源头十分蜿蜒,来自两座青山的夹缝里,从山里来,经过一座布着积雪的白色的山,然后绕过一大片的绿色水草,那水草确有孔雀的长尾模样,十分美丽,也够鲜艳,然而看着十分舒服,自然,过了水草透过宝石般蓝色的水流,可见到许多形状怪异的枯木大树,风吹过时,水波粼粼,忽起忽伏,晶莹闪闪,水面水底但如动着的画,模糊却又精致的美丽。阳光偶尔冒出,水波动处立刻现了七彩虹的颜色,让人十分心动。湖面十分宽阔,左看右看,走过去,走回来,再走过去,仍然不过瘾,可爱的黄毛松鼠,…

继续阅读
4.前往九寨

早上坐大巴进九寨,8点发车,下午18点到的样子,我的后边坐着四位大四模样的学生,一路上从初恋谈到再恋;我的右边是个帅哥,一路上和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有关九寨,有关旅游的话题,免不了谈到妈祖,南少林,莆田的鞋。旅途之中,印象深刻之一是沿途枯黄褐色光秃秃的丘陵与山脉,让我对九寨此时的颜色非常担忧;一些特别的建筑引起我的注意,正方体的一层房屋,四边用黄色木条镶着,正中间并列排成长方形的黄色窗户,窗户上嵌着一些线条曲折复杂的图形,正方体的上方四角立着四个正三角形 – 我第一个反应,是这也许是一只猫,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