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枫

从2013到2015

这两年,我走了很多地方。无论是靠近哈萨克斯坦的喀纳斯或者在俄罗斯旁边的满洲里,无论是水墨画般的漓江或者多年未能成行的小卫家,以及那些我未想到会这么早就开始走的神奇之地。从来不曾想过自己会成为旅行爱好者,只是心情很不好的时候,会跑出去,在那些纯净的山水里行走,在广阔的道路上行走,在和那些陌生却愿意互相交谈的旅人诉说的过程里,心情似乎可以慢慢地平静下来。只是,这两年,总觉得,是这样得难过。就算我在一路上有那么多的美好时光。也总是觉得这样难过。 失意的时候忍不住会想,为什么人生要遭遇这样多的挫折?这个时候,总是不…

继续阅读
老挝孟外的河边
羽木集:走过的时光

一年前的今天,2014年4月30号,我和弟弟在昆明回家的飞机上,那个时候,我们刚刚结束两个月的长途旅行,我的心中充满了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希望,我以为我已经积攒了足够的力气去对付我要克服的困境。 一年了,我没有成功,彻底地失败了。我无法接受自己到了这个年龄仍然离自己的梦想如此遥远的事实。我不愿意继续在这样的生活气氛里消耗掉自己最后的气力。 但是,我非常地困惑,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地失败呢?是因为我的自私么?为什么我会这样深地伤害到我最亲近的一个人?她跟我说,让我回想这些年我的心路变化。我那个时候想,我已经不愿意再去…

继续阅读
龙眼树?荔枝树?(二)

cjx,他好像每天都很忙,好像永远有做不完的事情。 “坐正点,不要像座山一样!坐直一点吗!”,不是未知来电,这声音来自身边。 “听见了没有啊!”音调似乎有所提高。 cjx又从网络世界里面回来了:“嗯。。。好。” 飞走了的黑鸟大概也无处可去,于是又折了回来,发现屋子里有了动静,它就又跳着小脚,眨着眼睛往里面望。

继续阅读
眼中:枫同学的网购

我们先看看枫同学网购时候的情形吧: 只见枫,上半身前倾,目光很专注,表情很严肃,不苟言笑,眼镜架在鼻梁上,头发稍微有点乱,但是她一点都毫无察觉,眼睛转来转去,只盯着屏幕里面的衣服,裤子,护肤品,灵活的前爪,抓着鼠标,有规律地四处游荡,尤如她的目光映在电脑屏幕上的闪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