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

在动车上重翻《围城》上海部分,觉得钱钟书真是残忍与冷血,后面回想他写方鸿渐回国第一页的蛙鸣月光,又觉得他该是一个内心平和的人。于是我只能自我安慰作者这样编排剧情无非是生活本身在做导演,一面又隐隐觉得这显然是刻意了的,顶多是冷漠后流露的残存善良罢了。难怪中国人喜欢喜剧,悲催的故事果然不忍直视。

继续阅读
披萨

一直不觉得披萨好吃,直到有一天程序写的极其痛苦随便进了一家店,然后随便点了一个榴莲披萨。并不期待多好吃,就是觉得写程序好苦逼,找个地方躲一躲而已。梧塘这个如此被遗忘的小镇,都已经有这么文艺的披萨连锁店了,店里漫游的文艺音乐让我有瞬间怀疑这里是不是梧塘。

继续阅读
家长会

上周参加了儿子幼儿园的家长会,听说这晚给我们培训如何对待孩子的老师是北京来的专家,对于孩子的各种不满足,他最后给了一个总结,就是:温柔而坚定。随后附上一句,当然,这实在太难了太难了。我最近面对许多折磨人的客户,每每要放弃交易了,不知道为啥总是想到这句话,交易到最后也没有成功,倒是这话是一次比一次体会深了。

继续阅读
艺妓表演及茶道

观看艺妓表演及茶道的演出时,因为没听懂主持人的说话,我在所有人沉默后问了句pardon,然后就被支持人请到附近的一个座位上,在一阵忐忑后,于是就有了这一张照片…艺妓的表演十分凄婉,安静,在诉说她伤心的那份心情,令人忍不住和她一起忧伤。比较遗憾的是在旁边的儿子因为不能和我一起参加茶道体验,吃不到蛋糕,告诉我他十分难过。

继续阅读
迪斯尼游乐园

一直以为迪斯尼是个游乐园,直到真的来了才感受到原来这世界上是真的可以有童话。游览小小世界的时候感觉整个心灵都被沐浴在圣光之下,充满宁静和喜悦。这大概就是我心中天堂的模样。夜晚当灰姑娘坐在华丽的南瓜车游行的时候,连一向淡定的孩子他妈都激动地张着嘴,儿子更是一直大叫:太好看了太好看了!要是姐姐看到了肯定会哭的!我保证!广场似乎有几千人,许多人不断地向游行的队伍挥手,有些人摇着肩膀摆着双手陶醉在这个梦幻的时刻。可惜的是大冬天的很多女孩子却光着大腿,分散了我的注意力,真的是太不好了。

继续阅读
堆雪人打雪仗

昨天去美瑛堆雪人打雪仗,走到人烟稀少处下起了漫天大雪,儿子问我,我们是在魔法的世界里吗?我说不是。他又认真地说,可是我觉得在做梦,我是不是块睡着了?我说这里是现实世界。他半信半疑。旭川附近的滑雪场还没开放,在车站旅游问询处两位工作人员帮忙一家家雪场问过去还帮我确认公交路线,最后怕孩子太小租不到设备还特地送我厚纸板给孩子滑雪用。比布滑雪场很远,巴士里几乎只有我们,穿过一片片白茫茫的雪地,找了一名教练,相处非常愉快,儿子玩的超开心。

继续阅读